Friday, August 16, 2013

气球

晴天

一如往常,星期五一得空我就可以回家一趟。还是一如既往,回家的选择就只有巴士和火车。也是像平常一样,到了搭公交的时刻,我都会选择戴耳机。不是为了听歌,只是想跟外界隔离,可能是自己的怪癖。搭车时的我总会是一幅邋遢疲惫样子;头发就让它乱,热汗也让它流。巴不得不要遇见熟人,否则这副样子跟我平常反差其实还挺大的(臭美!!)~

封闭了自己,搭上了巴士,是时候小睡片刻准备应付最难搞的拥挤地铁了。巴士里有尼泊尔人,中东人,非洲甚至金发美女都有,就叽叽喳喳,说着各自国度的话。还好我有耳机,离他们吵去。

偶尔四处望望,装着若有所思的样子。巴士在红青灯前停了下来,我也就不经意的往外望。远处有个人在马路旁掉了公事包,他忙着捡了起来,转眼间就跑到了这巴士前。巴士门开了,他也上了车。似乎是觉得自己狼狈样子好笑,那满头整齐金发有着西方人轮廓的他笑了起来;付了车资,他也找了个位子安静地站着。(就巴士只有后半段有座位,总是满座,迟上车的就只好站在前半段有扶手的地方了)

我就随性的打量了他一下(别怀疑,我对他没“特别兴趣!!!”)。他看起来三四十岁,穿着一身西装工作服,带个斜肩黑色公事包,皮鞋擦的闪亮,一手抓着扶手,但另一只手就拿了个超级跳tone的黄色气球。旁人没有一个不注视他。而他自己却毫不在乎,好像忘了之前赶巴士的辛苦,乐得拿着自己的气球在手中转,十足个大小孩一般,笑得可自在。要问我他的笑可以用什么来形容,我看只有广告中黑人牙膏招牌笑容吧。。。巴士一直走,他手中气球就一直转。。。

真的,不管一个人长多大,气球给人的感觉就只有快乐欢愉,别无其他。一粒气球即使再便宜,也没有人会特地去买一颗来自己吹自己玩。所以气球总是送出去的,而每个人所得到的,也就是别人所送的,有着个别的意义。虽然都说了气球便宜,但当你收到了它,无论是任何人,都会像小孩一样,不会丢了气球不管;就拿着气球走,保护它不让它破,偶尔也给它把玩一下,转个几圈。那一刻,有谁不是快乐的。

真羡慕那种笑。我很久没有玩气球那种悠闲的笑了。一天到晚就只有烦不完的课业,翻不完的书,忙不完的事。现在正正需要的,也就是玩气球的笑。气球带来的微笑对我来说很特别,既回归童真,虽然乐趣淳朴但总不会枯燥;管他下一刻天塌下来,就有手中这气球撑着。

他忽然望了过来,我们若有领悟,相视一笑。